圍基告密(八)Gemini 跪低真相

最近收到讀者來信,爆了一單舊聞,不過甚有話題性,內容好詳細,只係未知真假,信則有,不信可以當笑話一件。

Member 的 Sauna 生意話易唔易,話難唔難,如果做到好似 Double 或者 ABC 集團,針對市場而搞的 Raindow 和銀河,其實已經算相當成功,不過 2010 年開張的 Gemini 就認真失敗,由 2010 年 1 月開張到 5 月無聲無息摺埋,把當初總數 60 多萬股東資本,不用半年就完全蒸發掉,原來問題只出於搞手一個人身上。

因爛玩而搞 Sauna

2009 年,Party 和早場節目興起,很多 Member 晚晚都去蒲天光。其時這篇文的主角:K君經常出去玩,識到不少人,覺得去人家地方玩有時唔太方便,因此就想到開 Sauna,有自己地方玩之餘又可以賺錢。

相識天下的K君,很快地找來十多人一起集資,預計每人夾幾萬蚊,想搞得有聲有色。事實上,每人幾萬蚊對這班人來說,並不是很大的數目,而且可以做唔洗做野,K君自願代勞,因此都很樂意夾錢。

有了這一大筆錢,K君就開始物色舖位,最後給他找到位置介乎銅鑼灣和灣仔之間的海聯大廈。雖然這大廈位置遠離地鐵站出口,算是兩頭唔到岸,但七樓可以打通兩個單位,面積大又有海景,附近又有 Gay Bar,所以K君也拍板於此發展。

打造全港最大間 Sauna

雄心壯志的K君,索性把此事大搞特搞,於是找上那時名氣較好的P字頭的同志骨場老細J君,游說他齊齊打造「全港最大間 Sauna 和 Spa」,令 Member 可以在按摩後去 Sauna 玩,或玩完之後就去按摩休息。

由於K君口甜舌滑,再加上J君貪婪心起,所以一拍即合,J君更把位於尖沙咀的分店賣出套現,再把位於銅鑼灣原址的京都商業中心 12 樓搬到海聯五樓,實行上下兩層「孖住上」。

炒熱起來的氣氛令人盲目,一位股東在事後透露:「去得 Sauna 玩的人,並不會去按摩,同理,去按摩的人也不會去 Sauna 玩,因為兩批客消費目的不同,本身更加係兩類人,根本就不會出現互助互利的關係。」

K君恃著自己曾花過不少時間去觀察 Sauna 場的運作模式,也曾搞過一間仍然現存的T字頭同志骨場,因此向眾股東拍晒心口說不用擔心,每個月只是等收錢。

在他的計劃書中,他會在大陸買一個價值十多萬的超大按摩池,放在一個超大浴室,浴室內有落地玻璃窗,在浸池時飽覽維港景色,再者乾濕蒸房樣樣有齊,大廳也裝有一部高清電視,可以睇高清電視和四仔,另外更設有可以摺得埋既膠板,平時會間出八個黑房,搞早場時可以把膠板掉埋一邊,變做千尺空位,總面積可容納上百人以上,因此 Locker 也弄了一百個。

另外,更花錢買專業電腦軟件紀錄人流和收支,所有支出連流動資金,預計六十多萬。股東們聽後都覺得沒問題,就拍板上馬,準備 2010 年 1 月 15 日正式開張。

開張前問題多多

在這個完美 Sauna 開張前一星期,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,有幾個股東突然指出場內的裝修很有問題,例如按摩池水沒有任何循環消毒設施,水也不夠熱;沖涼花晒水力太低,水並不是噴灑出來而是流出來;冷氣機開啟時,熱水爐一開就跳掣;黑房沒有KY和避孕套,迷宮沒有四仔細電視,就連黑房間隔用的膠板也沒作固定,搖搖欲墜,搞緊野既時間隨時林晒;還有乾蒸房滿佈高壓電線,分分鐘電死人;駐場電腦太舊款,上網也很慢,總之正常 Sauna 沒有的問題都全部出現。

股東們也就此向K君反映,K君就向大家狂派定心丸,說會找熟人來大修,不過股東們仍不放心,自行找了幾個相熟的機電工朋友上來檢查,檢查後發現原來整個場的水電結構完全不合格,必需重新整過,而且價錢至少要十萬。

事情揭發之後,沒有股東肯承包這額外的「重整費用」,K君這時就站出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,很快會解決,然後就找來他自己的熟人商量,想出一些折衷的方法,如水力不猛就把六個花晒減至三個,限制按摩池開啟時間,下午人多前才注入熱水,減輕熱水爐的負擔,必要時甚至停開冷氣機,這樣就不怕跳掣,而乾蒸房更索性全面封閉。

終於到了正式開張日子,問題仍然存在,全場繼續跳掣停電,三個花晒更沒辦法容納到客人,封閉的乾蒸房更令客人無癮,毫無衛生可言的按摩池開放時,看不到海景,因為玻璃窗滿佈水蒸氣,有等於無,場內沒開冷氣更是趕客。

這時有股東實在忍不了,提議叫停整間 Sauna,因為如果不重新大修是無法做生意,其他股東也覺得這個「全港最大間 Sauna」實在是令他們非常丟臉,終於爆發出來,決定召開股東大會,要求K君交代一切。

圍插大會 Sugar Daddy 力撐

會中,眾人都表示現在這個場的裝修,完全不值六十多萬,如果再包十多萬元重新維修費,即共八十萬元,已超出各股東的預算,要求K君負責承擔那多出來的「重整費用」。

這時,有一個股東、也是K君的 Sugar Daddy 開口力撐:「K君佢搞呢間 Sauna 真係盡心盡力,一個人唔可以兼顧咁多野,你地都要體諒下佢,呢個時候大家應該一齊諗有咩辦法解決先。」

可惜一眾股東仍然不為所動:「我地一直都有提佢,只不過佢只係識講『呢個唔係問題,遲D會冇問題』,依家搞成咁,唔通要我地去負責?」

事實擺在眼前,K君當場也沒話好說,Sugar Daddy 最後唯有打完場,「咁啦,總之你地夾幾多錢,我全部都包起佢!希望大家唔好再為難K君了!」

事實上,大家開大會做咁大場龍鳳,都係等緊有人認頭,Sugar Daddy 咁講當然人人舉腳贊同。總共六十幾萬,即場埋單計數開支票,有人幫手代還錢,K君真係死好命。

「股東有十幾人,大家每人都係拎幾皮野出黎玩,就算蝕錢都冇所謂,只不過大家唔妥K君呢個人,先做呢個聲討大會。」其中一個股東提起都火起。

事後,有股東曾經查過按摩池的型號,發現原來唔洗三萬蚊,而高清電視也只是標清格式,即是說,K君至少吞了十幾萬,再加上 Sugar Daddy 幫他包起六十幾萬,即係原來K君一毫子都冇出過,分分鐘仲賺返轉頭!

想自己搞起佢

其實件事仲未完,當阻手阻腳的股東走晒之後,K君見個場其實仲勉強運作到,就同 Sugar Daddy 講不如果自己搞起佢啦,首先佢就搵 P 字頭按摩店老細J君幫手做營運,五千蚊一個月,負責場內一切瑣碎事,包括請人和裝修等,而自己就主力谷宣傳。

不過自己話係力谷,卻原來都只係諗 Nude Day 主題、SMS Coupon呢D普通到小學生都諗到既優惠,連最基本去 gayhk.com 做廣告拉客都冇。

過了兩個月,每日客量都係單位數字,生意情況同植物人冇乜分別,日日都係蝕錢。見到呢個情況,Suagr Daddy 就勸K君收手唔好再搞啦,去到呢個地步,咁先 Close File。

退租毒招現形

在K君打退堂鼓前,原來曾經搵過 Double 老細來睇舖,諗住叫佢頂手轉讓,賺最後一筆錢,不過由於呢個場個名已經臭晒,裝修又唔得,位置又差,真係睬佢都有味,所以都係拒絕佢。

到正式退租前幾日,K君覺得業主有可能會將這個場轉租給其他行家,再起一壇新的 Sauna 場,為免益其他人,他就帶齊「架生」,返去卜爛晒入面的按摩池和冷氣機,損人不利己,相當陰毒。

事後業主看到凌亂不堪的單位,既要花錢把按摩池的碎片和垃圾移走,又要搞過晒D水電,都顯得非常無奈。

後來想向K君追討,卻找了幾個月都沒有消息,好像人間蒸發般,當業主去五樓的P字頭骨場查詢時,也因J君扮唔係公司而得不到任何回覆,兩個人完全不負責任。業主真係欲哭無淚。

另外,由於K君的急流湧退,所以 Sauna 最後日子的所有支出,完全沒人負責,包括人工,有幾位前職員也訴怨:「K君和J君兩個都玩潛水,真係俾我認清佢地係咩人!」

話說回來,J君也是此事中「半受害者」,先是被K君成功游說搬到偏遠地方開舖,人煙稀少,入夜之後大廈仲要登記訪客,尷尬到爆,然後旗下紅牌師傅又走得就走,得返五個全職同埋幾個 Part-Time 撐場,再加上內褲生意又半癱瘓,連鎖反應下,搞到業績一落千丈,不比從前。

想搬返去原址都冇可能(俾其他美容公司租了),捱了年幾之後,終於搵到登龍街有位搬,只係大舖變細舖,真係陰公。諗深一層,其實真係貪心累事。

至此,「全港最大間 Sauna 和 Spa」的傳說,經過半年之後終於劃上句號。

廣告

對「圍基告密(八)Gemini 跪低真相」的一則回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