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賣仔日記(01)一切從校園開始

2018-05-16 19.18.05

我係外賣仔,唔係茶記個啲,而係周圍走出賣身體嘅外賣仔。

我叫阿力。

通常大家都會好奇,我點樣出來做,機緣巧合?哈!邊有咁多巧合。

我係末代會考生,讀書讀到中五最後一年,考完 Mock Exam,準備會考個時,就係我第一次收錢「做嘢」。

畀錢嘅係肥肥哋教化學阿 SIR,我叫佢梁 SIR。


依家諗返起,中五嘅我,雖然話日日打波,但沒有 6 呎高,只係 5 呎 10 吋左右,唔係特別大隻,身材都叫鋼條有腹肌,有時都有女同學埋身,家政堂之後都會有餅乾食。當然我對佢地無興趣,因為兩年前讀中三已經知道自己係鍾意男仔。

而對象就係梁 SIR。

外表上,梁 SIR 唔係高大靚仔,身高仲矮過我,塊臉白淨圓圓哋,戴上一副黑絲眼鏡,之但係梁 SIR 教化學教得好好,深入淺出,口才又了得,成日在教學中途講幾個爛 Gag 笑話,令到悶到癲咗嘅化學堂變到好有趣,連一啲平時見乜踩乜、奄奄尖尖嘅男同學都不自覺被吸引住,我就更加為了聽多啲梁 SIR 把聲,每堂都準時入 Lab,記住佢每一隻字,元素表都背得滾瓜爛熟,中三那年的化學成續突飛猛進。

事實上除了我之外,我仲聽到唔少女同學都暗戀緊梁 SIR。

「梁 SIR 今日著粉紅色裇衫好得意呀!」

「其實梁 SIR 矮矮哋好 Cute,肥肥哋一定好好攬。」

「頭先 Staff 話梁 SIR 今日請病假,唔知佢有無事呢?」

做男人做到梁 SIR 咁,單靠內在已經咁吸引,真係勁。


咁我點同梁 SIR 再進一步呢?

就係中三上中四,我選讀了商科,要 Bye Bye 化學,Bye Bye 梁 SIR。

有次放學在走廊遇到梁 SIR,佢突然同我 Say Hi,我好驚訝佢認得我。

「喂,阿力,聽講你中四揀咗商科喎!」

我嘆了一口氣:「係呀,無辨法啦,數理成績唔夠分,讀唔到理科。」

梁 SIR:「我見你其他科都唔差,商科都好呀,加油喎!」

對話內容好「行」,不過仲可以點?其實我內心好緊張。

我知道可能無機會再見到佢。

於是,唔知由邊度來嘅勇氣,我同梁 SIR 講:「唉,咁我就唔可以上你堂囉。」

我見到梁 SIR 呆一呆。我心諗:「死火!」

好在梁 SIR 好快就話:「學校唔係好大啫,唔上堂你有咩都可以搵我,唔一定化學嘢,講啲神神怪怪嘅嘢都得㗎!」

YES!開正我嗰瓣。

於是我哋就轉去操場既座位,由盤古初開、共濟會、UFO、暗物質、六任神功等等,傾得好盡興,大家都好驚訝對方竟然知咁多嘢。無奈最後學校要關門,我們就各自回家。

之後,我們約定每星期五放學都會在學校的操場座位傾呢啲神怪嘢,除了考試測驗期間,兩年來幾乎風雨不改,有時會講時事,有時會講電視,談論人生意義。

有時係 Friend 到在早會,佢會當眾從後拍我 PAT,搭膊頭咁,甚至招來女同學的妒忌。

「點解你哋咁 Friend 㗎?」

「阿力,介紹梁 SIR 畀我識啦!」

其實我連梁 SIR 電話號碼都無,你話有幾 Friend 呢?

我苦笑。

我記返起唯一一次問梁 SIR 電話號碼嘅情況,佢好快咁答我:「有機會嘅,會畀你。」


有一次唔記得傾啲乜真係收唔到,學校關門都仲想繼續傾,梁 SIR 就開車,車我去學校附近的露天茶座飲嘢,我在車上見到佢銀包打開了,入面有一張相片,係梁 SIR 同一個女人合照。

梁 SIR 見到,笑住講:「我老婆來的。」

我雖然都有心理準備,但都覺得好無奈,好牽強咁笑笑:「結了幾耐婚?有小朋友未?」

梁 SIR 話:「結了幾年,無諗過生小朋友,因為香港嘅教育制度唔得。」之後的露天茶座主題,自然圍繞香港嘅教育制度!

傾到飽晒,在回家的車程中,梁 SIR 同我講:「哈哈,同你真係幾夾,我未試過同人傾得咁埋。」佢右手揸住個軚盤,左手伸過來鍊我手臂。

我臉都紅晒,只係識傻笑,幸好,佢無其他動作,只係時不時望住我。

車廂入面只有我同佢,空氣充滿了曖昧。

回到家,食完飯上床 Hea,回想這兩年,我們是不是在拍拖?可是,這是同性戀、師生戀、戀童、婚外情,每一樣都驚世駭俗,溝埋一齊更加嚇死人。

點算!


在最後的中五 Mock Exam 期間,我從其他女同學聽到一個消息,話梁 SIR 做埋呢個學期就轉校。

由於我們約好在考試期間不見面,所以我不知道梁 SIR 的近況。

女同學仲問返我消息係唔係真,我答:「我都係第一次聽。」

女同學:「你哋唔係好熟咩?」

我無奈話:「熟就唔會乜都唔知啦。」

呢條刺,刺中心臟。一來我有少少嬲,二來我都要先專心 Mock Exam。我無搵梁 SIR 求證。

考完最後一科那天,心情唔係一般考完試咁輕鬆,而係好落寞。

梁 SIR 要走了。

我走到每星期五的「老地方」,望了兩眼,同學都在興高采烈地放學,我眼睛濕濕,因此走入廁所,對住塊鏡抹走眼淚,好在廁所無人,否則醜死怪。

突然,梁 SIR 從後跟上,敲一敲廁所門後,大步進來,順便關上了門,鎖上。邊走過來邊同我講:「我下個月就要離開了。」

「我知道呀。」有一小滴眼淚不小心跌了出來,梁 SIR 應該見到。

梁 SIR 走過來,拉住我面對面,雙手攬住我條腰,溫柔咁講:「傻嘅,有咩好喊!天下無不散之筵席。」

我兩隻手都攬返佢條腰,把聲小小震:「我唔捨得你。」

講完,我用力攬實梁 SIR,仲 Kiss 佢塊臉一下。

空氣凝固了。

突然梁 SIR 拉我入廁格,在窄小的空間,身體同身體激烈磨擦,瘋狂互摸,我的嘴更封上梁 SIR 的嘴,廁格的溫度不斷攀升,我更感覺到我跟梁 SIR 的下體正在硬碰硬。而我更感覺到梁 SIR 開始享受,我撫摸胸部他會輕輕呻吟一下,我輕搓他的 PAT 也會啊喲叫,吻他頸部及耳背也會震顫一下。

梁 SIR 的身體唔係大隻,而係有啲彈性嘅小肥,我兩手用力撫摸梁 SIR 的胸前的裇衫,感受到裇衫下梁 SIR 的皮膚溫度,看到梁 SIR 雙眼迷濛的眼神,我第一次感覺到很 HIGH,正要解開梁 SIR 的裇衫的鈕扣,伸手進入直接侵佔梁 SIR 的胸肌時,梁 SIR 全身一震,神情很掙扎,同時一隻手阻止我的進攻,另一隻手從他褲袋拿出一張紙出來,放入我的褲袋。

梁 SIR 小聲跟我說:「幫幫我,讓我好過一點。」

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我問梁 SIR:「好,怎幫你?」

梁 SIR 沒說甚麼,而他也沒阻止我繼續脫掉他的衣褲,我脫光了他,我怕會弄污我的校服,我又脫光了我的,然後我們又再用力地擁抱擁吻。

這時應是無聲勝有聲。

後來我捉住梁 SIR 的雙手腕,往他背後拗,緊緊固定他兩隻手,使他像個犯人般站在我面前,然後我用嘴巴封上他的嘴,不讓他抗議,而由於身高差距,我的大腿肌剛好能夠夾住梁SIR硬直的下體,使梁 SIR 在我掌握之中,也使我覺得已經擁有了梁 SIR 的全部。

梁 SIR 的反抗有如小朋友,只是象徵式地掙扎,嘴巴、下體、雙手都沒有拒絕我的玩弄,我知道他能夠輕易反抗,他沒有做,即是代表他也很享受。

我很高興。真的非常高興。這一刻。

最後,他的下體在我大腿肌磨擦刺激下,射出了。我感到梁 SIR 全身劇震幾下,被封的嘴巴嗚嗚作聲。

我沒有射出,嘴巴離開了他,也解開他雙手的束縛,只是深情地望著梁 SIR。

梁 SIR 的身體很軟,幾乎要我攬住才能站穩。梁 SIR 望著我,微笑說:「我知道你一直鍾意我,是不是?從沒有一個男學生用你的眼神望我的。」

我臉紅了。嗯的一聲,點一點頭,算是回答了。

梁 SIR 慢慢說:「我不否認不是鍾意你,但我無辦法。」

我反而用力擁抱梁 SIR,搖頭,不作聲。

梁 SIR 再說:「我知道你明白的。」我再次搖頭。

梁 SIR 雙手捉緊我的臉,拉近他的嘴巴,用力 Kiss 了一下我的嘴唇。

「好了,走吧!」

我們默默地清理完就坐他的車載我回家,大家全程沒有出聲。

到了家門,我下了車,深呼吸一下,轉身跟梁 SIR 微笑說:「再見啦!梁 SIR。」

梁 SIR 也報以微笑:「再見!」


幾天後,從 Staff 聽說梁 SIR 補錢提早辭職,大家都很驚訝,就算是學期尾沒有工作,一向好好先生、做事有計劃的老師,怎會突然補錢辭職?

我不知道原因,應該不會是我的關係吧?

事後在褲袋找出梁 SIR 給我的紙,那時匆匆忙忙、暗暗的看不清楚,原來是 $1000 的紙幣。

我猜,可能是梁 SIR 寧願選擇花錢去交換「我」,而不想去選擇相信自己是真心鍾意我吧,這樣他才會覺得好過一點。

很複雜難明吧?我也不太明白。

不過,回到現實,原來錢,這麼容易賺的。

《待續》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