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WhispererF] 似夢迷離 / 4.7

142200006n37n7pp5s24

李展雄躺臥在牀上,眼光光地對着天花。剛剛所發生的一切,好像一股強大電流通過他,使他的心跳了掣;好彷彿黑客向他發動密集的網絡攻擊,使他的腦當了機。他實在無法好好思考。他身邊睡着的是一個陌生人,整件事的展開乃超乎他的預期和想像。

他成為鯀已有許多許多年,他謹言慎行、目不斜視,也故意遠離許多誘惑。他努力建築河堤為防止他腦海內的洪水泛濫,以及他靈魂內未甦醒的怪物出來破壞。但剛剛所發生的事,卻令到他致力經營造河堤出現了缺口,這缺口……

「嘿……」李展雄被嚇到叫了出來。

「早安!」日本人向李展雄問安。

「早…安……」原來李展雄一覺醒來發現身旁多了一個陌生人而嚇了跳,回過神才懂得說早安。

「睡得好嗎?」

「嗯,OK。」

「『元氣』哩!」雖然仍然躺在牀上,但日本人的晨勃,令到他的短褲隆隆地漲起來,好不明顯。日本人拉開了被鋪,隨手就把短褲脫下,露出他強壯的大根。昨晚由於有點心神彷彿,李展雄並沒有特別留意那大根的狀況,現在仔細觀察着,大約長五/六寸左右。

「很硬了!你能幫幫手嗎?」日本人提出。雖然沒有具體說明要如何幫手,但李展雄在潛意識的驅使下坐了起,本能地用手去套弄着那大根。

李展雄不斷上下套弄,日本人發出陣陣的呻吟聲,然後再問:「你可以幫下手嗎?」接着就把李展雄的頭推向自己的大根。可能因為李展雄體內潛藏十多年的怪物開始冒出水面,並向那些防止洪水的河堤進發,他的內心並沒有多大的反抗,也沒有感到嘔心。李展雄把那大根放入口中的一刻,一種熟識的感覺逐漸浮現。那是一種遠古的記憶,是基因中的遺傳密碼,或是年少時與那頭怪物相遇的經驗。他無法判斷,也不懂判斷,他的記憶體只能進行眼前的運作,就是利用口和舌頭去好好與大根結合。

日本人繼續發出時深時淺的呻吟聲,而李展雄口中也感受到一絲絲的甜味,那種是一種熟識的味道。為了再次品嘗這絲甜味,李展雄的舌頭不斷在大根的頂端打轉。

日本人的氣喘越來越急促,最後他拔出了大根並坐了起來,並把李展雄推向牀上。現在李展雄整個身體伏在牀上,而日本人則從後壓了下來。那大根打算進入他的體內,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…經過多次進犯後,大根就像棒球選手一樣,努力「突破重圍」後終於成功抵壘。同樣是「突破重圍」,但對於李展雄來說,則有另一番詮釋──是心頭那怪物要「突破重圍」去破壞築起的河堤。

大根一下一下地撞擊着李展雄的深處,每一下撞擊,河堤又崩壞了一點;再來一下撞擊,河堤再崩壞多一點。李展雄也為着這些深入的撞擊而有生物上的反應,腦內的多巴胺不停地刺激着他,使他慢慢地發出微弱而低沉的呻吟聲。滿頭大汗的日本人聽到那呻吟聲更為興奮,更大力衝刺,好像短跑選手在終點線前不斷發力。當短跑選手越過終點線的一刻,同時也是那怪物正式突破了高聳河堤的一刻,重重的河水從那堋塌的缺口中湧流出來。

經過數十分鐘的激烈運動,日本人和李展雄也累攤在牀上,而李展雄身體內外都是一灘暖流。

「『氣持?』」日本人問。(『氣持』是日本語中舒服和心情暢快的意思)

「『氣持!』」李展雄答,這也是他唯一能在腦海的字典中找出來的字詞。

「我是第一次。」日本人答:「與男生……」

這個「第一次」,不單是日本人的初體驗,更是李展雄往後人生的轉捩點。


[待續,如對故事內容有意見,可與WhispererF聯絡,WhispererF.wordpress.com,多謝。]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