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WhispererF] 似夢迷離 / 5.2

142200006n37n7pp5s24

「其實,我也還不是很了解,所以才打算到U Lib找資料。」石祺笑着回答汶慧:「但課堂上引了兩個例子,也都很有趣。」

「一堂能說兩個例子這麼多?」汶慧問。

「我們的professor總是有很充足的預備。」達昭說。

「其中一個例子是巴布亞新幾內亞一個部族的男性間的同性性行為。」石祺說。

「這個例子挺搞笑的。」達昭說。

「不要賣關子了。」汶慧催促着。

「好了,好了!教授舉了這樣的一個例子。」達昭說:「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有一些部族,有一個只供男性參與的成人禮。」

「感覺好像很BL的樣子。」汶慧說:「特別是經由Jimmy那張嘴說出來。」

「其實也挺『色』的,整個成人禮的目的是要把一個男孩蛻變成戰士。」石祺說:「當男孩慢慢成長,就會被帶了一個男性族人專用的長屋內生活。」

「這個民族認為精液帶有神奇力量,能培育男人成為戰士。」達昭說:「所以在這個成人禮的首兩個階段,都與同性性行為有關。」

「已經不只是BL,而是AV情節耶。」汶慧答。

「你說得對呢。」石祺說:「在第一階段,男孩們必須幫同族的男性口交,並吞下他們的精液,這樣他們才能『成長』。」

「據文獻記載,一個男孩可能需要在一日內經歷多達二十次口交,甚至持續數天。」達昭說:「經過這個『香口膠』環節後,長老們會就交代進入下一個環節。」

「已經很嘔心了。」汶慧說:「還有下文?」

「你又說對了。」石祺說:「接着,男孩們要與同族的成年男性進行更多性行為,以便向他們的體內注入更多精液,加快他們成長。」

「吓?」汶慧說:「那麼他們不會感到嘔心或抗拒嗎?或者留下陰影嗎?」

「我想應該不會。」石祺說:「每男孩都希望得到長老和同族男性的認同,認可他們成為戰士。」

「所以整個成人禮,對男孩而言,是成長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,應該沒有人感到可恥的。」達昭說。

「我真的無法理解。」汶慧說。

「然而,在成長的階段雖然經歷了頻繁的同性性行為。」石祺說:「他們最終也會成家立室,結婚生子。往後也會參與成人禮以協助同族的男孩『成長』。」

「這個例子有趣吧!」達昭說。

「我無法覺得有趣。」汶慧說:「只有不解。」


[待續,如對故事內容有意見,可與WhispererF聯絡,WhispererF.wordpress.com,多謝。]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