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WhispererF] 似夢迷離 / 5.5

142200006n37n7pp5s24

「那我要說Professor的第二個例子了。」石祺說:「在北美州的原住民中間有一種第三性別。」

「那是印第安人嗎?」汶慧問。

「你說的對。」達昭答:「但同時也不對。」

「甚麼意思呢?」汶慧露出一面疑惑。

「『印第安人』(Indian)是美洲大陸的殖民者對美國原住民的稱呼。」達昭答:「因為哥倫布深信地球是圓的,以為自己從歐洲大陸向西出發會到達印度,所以就誤以為美洲大陸是印度,從而稱呼當地的原住民為『印度人』,中文就翻譯為『印第安人』。現在我們通常他們為稱Native American,即美洲原住民或美洲土著。」

「啊,原來如此。」汶慧恍然大悟。

「在這些土著中,有部落存在第三個性別。」石祺以擠牙膏方法解說。

「男就是男,女就是女。」汶慧大惑不解的樣子:「第三個性別是忽男忽女?」

「男與女的分別不單至是生物學上的『性』(即sex)的分別。」石祺慢慢解釋:「還有文化上的『性別』(即gender)的分別。」

「我從來沒有想過sex和gender是有分別的。」汶慧說。

「跟據民族學者的民族誌(ethnography)記載,他們是一些生理上的男性,但會穿女性的衣服,並從事傳統上由女性角色所擔任的工作。」達昭答。

「吓?是怎樣一回事?」汶慧說:「那豈不是『乸型』(註)?」

「乸型,或女人型是香港文化對女性化的男生的貶稱。」石祺說:「但這些第三性別在部落中常常是有特殊的地位。」

「因為甚麼呢?」汶慧問:「不是應被排斥嗎?」

「因為他們的中性和性別中立的身份,超越了傳統上男性與女性的藩籬,反而強化了族群中性別的角色與分工。這個三性別,在原住民的傳統宗教信仰上某程度是神聖的。」石祺答。

「所以,Wendy在原住民社會,也可能是聖人唷。」達昭笑着說。

「你去死吧!」汶慧說。

「好了!兩個例子都說明了。」石祺答:「Wendy女皇滿意嗎?」

「Zack,你一會兒就是要到 U Lib找這些例子的資料嗎?」汶慧問。

「是啊,因為想多看一些參考資料去一份paper。」石祺答。

「是甚麼樣的paper呢?」汶慧問。

「是關於香港男同性戀者的夜生活的。」石祺答:「很爆吧!」但達昭一聽則感到驚訝。

「我已經情商了Jimmy陪我到gay bar探險了。」石祺笑着說:「是嗎?」

「是的!」達昭接了這個波:「Wendy也來嗎?」

「不了!我也差不多時間去旺角了。」汶慧說:「你們兩個慢慢在bar搞gay吧!」

「好吧!」達昭則與汶慧一起站起來說:「再見Zack。」

「誰說跟你一起?」汶慧沒好氣的說,達昭向石祺單了一下眼。

「你就給他一次做gentleman的機會吧!」石祺也幫口說

「陪你去吧!」達昭以求允的語氣問汶慧。

「好吧!」汶慧答,石祺不禁笑了出來。就這樣,一段知性的下午茶時間就完結了。

註:「乸型」在廣州話是娘娘腔的意思。


[待續,如對故事內容有意見,可與WhispererF聯絡,WhispererF.wordpress.com,多謝。]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