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愛奮抗司法不公 同志公僕彩虹童話成真

1560592774_8838.png

同志公務員梁鎮罡(Angus)爭取同性配偶福利、合併報稅司法覆核案,本月6日獲判終極勝訴。由籌備到入稟,原訟庭、上訴庭打上終審法院,回想5年覆核路,Angus與英藉伴侶Scott Adams(史葛)最大的改變,是向着鎂光燈越走越前。2017年12月,傳媒拍下兩人拖手上庭一幕,意外地震撼同志圈,有人激動地向他們道謝,說照片極具標誌性。

二人本想低調,但發現太多人對案件、對同志社群欠認識,Angus說:「好多人想知,到底你哋嘅生活係點樣?其實好多時答案好沉悶,我同你冇分別,只不過我伴侶係史葛,唔係Charlotte。」平權路長,Angus盼藉着小勝一仗,洗刷同志被妖魔化的污名,「呢個係好重要訊息,就係我哋同其他人冇分別,我哋之間嘅愛都冇分別」。更重要是,個案可鼓勵更多同志做自己,展現真我!

終審法院頒佈判詞前20小時,Angus與史葛正在意大利旅遊,一收到律師消息,二人光速收拾行裝,駕車3個半小時趕至羅馬機場,坐上唯一趕及在判決前抵港的航班,11個小時航程無眠,「真係瞓唔到,(判決當日)朝早7點返到香港,好緊張,一路等律師畀消息我,一收到消息,當時真係好開心,史葛喺度喊,我就大嗌」。

判決日當晚,他們在蘭桂坊一間酒吧開感謝派對,前一晚深夜廣發的網上邀請函寫明,不論勝訴、敗訴,派對一樣照辦,「當時未知結果,但好多人幫助過我,支持我哋」,Angus為此預備了贏、輸兩份說辭。幸而感謝派對成了祝捷酒會,兩人盡興而歸,從意大利上機前亢奮36小時直到派對結束,回家是久違的一夜甜睡。

熬過無數無眠夜晚
緊張,源於「終極」二字,上訴庭的敗仗令兩人不敢奢望勝算,Angus很害怕在終院輸:「今次終審結果就係最後結果,你亦都知道判詞會影響其他平權司法覆核結果,呢個係一個好無形嘅壓力,如果真係輸咗,就會成為一個例,政府可以用住我個案,去推翻其他平權個案。」二人5月初到終院上庭後一直失眠,旅遊也是為「行開吓」,逼腦袋停轉。

漫長的等待最磨人:等排期、等上庭、等判決、等上訴。過去5年,Angus與伴侶史葛相伴熬過無數不安的無眠夜晚,史葛自認感性眼淺,Angus是較為沉穩的一個,但他透露在首次上庭前一度崩潰,「準備文件好辛苦,我哋唔了解程序,好心急,上庭前非常緊張」,他為此與律師團隊吵架,「嗰一刻會諗,點解我要做啲咁嘢?點解我要攬呢啲嘢上身?」

Angus不是社運分子,提出司法覆核的初衷,純粹為抗衡政府不公,從來無打算曝露鎂光燈下,不過隨着越來越多人留意案件,有人嘗試向他們了解,交流時才發現很多人只是「知少少」,例如常常問他們案件是否要爭取同性婚姻,「我話唔係,只係想要平等僱員福利」。為了讓更多人了解覆核案,他們變得樂於曝光、參與大小分享會。

認清敵人關係昇華
很多人好奇他們的婚姻生活,Angus直言:「好多人喺生活圈子,可能一個同志朋友都冇,佢哋得到可能某啲機構一直將同志妖魔化嘅訊息,腦裏面覺得同志就係嗰啲妖言惑眾,行出嚟花枝招展、電視劇見到嗰啲。」偏偏兩人跟這些印象毫不相似,「我哋行出黎,可能同你身邊(人)、你個表哥、表妹冇分別,你身邊鄰居隨時都有一個。」

史葛則形容覆核之路,對兩人來說是一段成長旅程,「我們學習到更坦然面對自己,更願意向鏡頭展現真我、做自己」。堅定地認清敵人,兩人之間從沒為覆核一事吵架,感情反而更甜蜜。

史葛慨嘆,香港仍有很多同志懼怕展現真我,在家裏、職場及朋友面前戴上不同面具,被迫成為「雙面人」甚至「三面人」,「This destroys people(這會摧毀他們)。」他希望今次司法覆核的小勝,可以為社會帶來正面訊息,「如果有比我們年輕20歲的人,也經歷相同(受不公待遇)情況,我希望能為他們帶來安慰和信心,鼓勵他們敢於做自己」。

Source:蘋果日報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