勇武LGBT 冀光復香港再平權

半年抗爭路漫漫,除了同志集會,傳頌前線巴與後勤巴的愛情神話,Black bloc人群裏,LGBT族群的身影從未光復。性傾向比膚色更隱形,少數族裔We Connect,在重慶大廈派水那一天,曾經有同志前線巴在路上舉牌說:「我們也是香港人,抱歉如果你曾被歧視,我也是Gay,我明白這種感受。給香港一點時間吧,他在改善了。」抗爭之中,單身的男同志和跨女訴說性小眾的掙扎,也談論性暴力的恐懼。

新一年,心想事成!

以前細個,阿守都會有個慣例,就要係床上面同個肌肉零砌過年,回想起來,其實又無咩特別儀式,只係kimmick嘢,想自己年年都有性福。BTW,係呢度,阿守都要苦口婆心係度講,玩咩Sex都要安全,唔好以為過年就失晒常性,見仔就流晒水,又吸毒又無套就奶嘢㗎啦!

TT 識人有時都執到正嘢

有個老死話最近上 TT 識到個肌肉男,交換相片後覺得都幾啱眼緣,肌肉男話自己好少玩,不過又要求想玩刺激啲,玩輕度啲嘅 SM。於是佢地就即 Book 佐敦某酒店,因為貪佐敦廟街有好多 Sex Toys 攤販,可以隨便執工具上房玩。肌肉男話自己做了七年 Gym,成身都好橫,胸肌手臂同大腿又發達,而且樣又斯斯文文,老死話估唔到 TT 都執到正嘢!